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 > 文学
视力保护:
与伊朗村长二三事
来源:西南机电安装处 作者:龚烈 日期:2018-09-26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      光阴荏苒,岁月流转,不觉离开伊朗已经三年多了。

  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作为一名曾经在国外工作过的葛洲坝人,在异国他乡工作、生活难免会相知相识一些异国朋友,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。

  鲁德巴电站所在的村叫克西村,与中方营地相隔百余米,属伊朗洛瑞斯坦省阿迭古拉兹市。

  村长名叫帕里兹.王。但是如何称呼他,当时让笔者颇为踌躇,不知道是称呼他帕里兹先生还是王先生?要是现在,或者可以亲切地称他为“隔壁老王”。

  一

  就象一部电视剧最先出场的往往不是主角一样。笔者首先认识的不是帕里兹村长,而是他的兄弟,相当于克西村的“二当家”,而且初识这位“二当家”的场景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。

  刚到伊朗鲁德巴项目部,就面临着营地缺水的窘境。仅仅依靠营地水泵抽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于是笔者和现场经理赵总决定从附近山上引一条水管到营地,在实地考察后带了数名伊朗劳务,带着皮管和羊镐等“作案工具”正准备从山上引水。然而正干的热火朝天之际,但见“二当家”的带着村里数名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赶来,对我们怒目而视,同时二话不说就缴了我等的“械”,旋即扬长而去。我等几名伊朗外地劳务思之不敌,只好怏怏散去。后了解到克西村也很缺水,故把我们这些“老外”当入侵者了!

  再后来找到业主保卫负责人,请他斡旋。稍后的答复是先解决克西村村长的工作问题,聘请他当营地保安,顺便解决引水问题。我等当然愿意,双方一拍即合,我和帕里兹村长的交往也由此拉开序幕。

  翌日,帕里兹村长特地来营地拜访笔者,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,我们进行了第一次谈话。

  第一次见到帕里兹村长,笔者仔细端详着这位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最低领导人,五十岁左右年龄,高大魁梧的身材,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,不怒自威。听翻译讲他曾经参加过两伊战争,属转业干部。

  话题从建电站引起,村长首先客套了一下,表示欢迎我们参与鲁德巴建设,愿意为我们提供帮助。稍事寒喧,村长突然问笔者有几个老婆?(伊朗法律规定成年男人最多可以娶四个老婆)我伸出一根手指。他显然很意外,问为什么只有一个?虽然我给他解释了中国的婚姻法,但他还是有点不以为然,纳闷我这样的“精英”人士怎么会只有一个老婆。

  不觉聊了个把小时,帕里兹村长把我泡给他的铁观音茶喝个精光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二

  在鲁德巴营地,停水是一件比较烦心的事。

  某日因山上泉水干涸,营地水泵站又遭人破坏。时值夏天,营地断水臭气熏天,让主管后勤的笔者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。业主也爱莫能助,于是再次想到了帕里兹村长,他接到告急电话后二话不说,调动村里的运水车往营地足足拉了五大车,要知道克西村用水也不充裕。此五车水如雪中送炭,堪称“救命之水”!令笔者深受感动。但笔者也有担心,怕此事连累帕里兹村长(担心村长会被村民骂过于谄媚老外,遭到弹劾)。后来通过翻译,表示感谢之余后说出了我的担心,没想到村长大手一挥,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。估计画外音就是八个字:区区小事,爱咋咋的!

  看来,“别拿豆包不当干粮,别拿村长不当干部。”同样也适用于伊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

  2013年6月,中国驻伊朗大使和夫人一行四人来鲁德巴营地慰问。在参观了施工现场和职工生活营地后,郁大使很关心营地周边环境,提出要到附近村庄参观,于是选择了克西村作为参观对象。

  接到任务,我义不容辞地去打前站,考察大使的参观路线,帕里兹知道大使要参观他们村,颇为兴奋,可能觉得“倍有面子!”

  说实在的要不是此次大使参观,我也许不会有机会到克西村造访。皆因该村属伊朗少数民族地区,民风彪悍。尤其考虑到大使的安全,我问帕里兹是否需要警察局派人?帕里兹向我拍胸脯保证。

  次日下午,大使和我们共十余名中方人员抵达克西村。但见平日总是穿着迷彩服的帕里兹今天穿上了庄重的民族服装,还戴了一副眼镜,显得文质彬彬,手里还拿着一张发言稿纸。

  在和大使行过“贴面礼”后,首先由帕里兹村长致欢迎词,欢迎词很简短,想来应该是伊朗版的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”吧?随后大使致答谢词,大使的法尔斯语说的非常流利,令我深为佩服。

  接着帕里兹向我表示为庆祝大使到访,准备杀一只羊,我暗想可惜伊朗是个禁酒国家,不然今天大可“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”了,更兼大使为了慰问我们还从国内赠送了项目部一箱“金六福”和四箱“红星二锅头”。尔后帕里兹带着村里的“治保主任”、“村民小组长”等和我们见面,大家集地而坐,喝着“村办企业”的饮料,畅谈中伊友谊,其乐融融。

  令人称奇的是帕里兹的几个女儿也出来欢迎我们,她们平素可是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的,今天穿着鲜艳节日服装,光彩照人。大使夫人是位摄影爱好者,一口气给她们拍摄了不少照片,让我等大饱眼福。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,伊朗女性是不能随便供人拍照的。

  作为参加过两伊战争的帕里兹,最后也没忘在大使面前“显摆”一下,拿出了他心爱的二枝步枪给大使欣赏,并给大使披上子弹袋,和大使各拿一枝步枪合影留念,整个访问活动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顺利结束。

  2015年3月我因工作调动回到国内,在离开伊朗鲁德巴之际,不由得默默地祝福友好的帕里兹村长和伊朗人民生活幸福、阖家欢乐!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